“蜀僧抱綠绮,西下峨眉峰。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客心洗流水,餘響入霜鐘。不覺碧山暮,秋雲暗幾重。”這是唐代大詩人李白在聽了蜀僧濬彈琴之後寫就的千古名篇,寥寥數字,卻讓人如同身臨其境,讓我們遙想唐琴之風。

唐宋兩代是我國古琴發展的繁榮時期,斫琴名匠輩出,擅琴名家備受推崇,流派分野,文人琴興盛,琴棋書畫四藝在宋代成為文人的必習之藝。琴曲、琴詩、琴學論述層出不窮,蔚為壯觀,減字譜在唐代出現,至南宋得以确定,極大地促進了古琴藝術的發展與傳承。傳統的斫琴工藝在唐宋時期已經完備與成熟,從琴式、選材、面底厚度、弧度的配比、槽腹結構、漆灰、聲音等,都形成了一套相對詳細的方法和工序,為後世奉為經典,一直沿用至今。

唐初,古琴一度處于低潮,“古聲澹無味,不稱今人情”在宮廷受到冷遇,如玄宗好羯鼓卻不喜琴道;在民間又因盛行外來音樂而頗為寥寂,“何物使之然,羌笛與秦筝”。然而,以王維、白居易、韓愈等為代表的文人,始終堅持着文人調素琴的傳統,在唐肅宗之後,古琴得以複興。古琴的形制在唐代最終确定,其外形與今天所見古琴無異,古琴得以代代相傳,不曾斷絕。由于吸收了豐富多彩的外來文化與音樂,古琴面貌為之一新,斫琴工藝高超,湧現了衆多斫琴名匠,以四川雷家為最,其中以雷威最為著名,他們所制之琴曆代視為希世鴻寶。古琴在宮廷雖遭冷落,但在以白居易、韓愈等文人的推動下得以複興。古琴的演奏技巧日趨精湛,出現了趙耶利、董庭蘭等備受贊賞的琴家。琴家曹柔首創古琴減字譜,極大地促進了古琴藝術的創造與傳播。

  • 唐伏羲式“春雷”七弦琴

    琴長123.2厘米,肩寬20.3厘米,尾寬13.9厘米,底厚1.1厘米。

    旅順博物館藏

    旅順博物館所藏的“唐春雷黑漆七弦琴”,造型為圓頭伏羲式,黑漆,金徽,琴面部的弧度較圓,項、腰兩邊楞角無渾圓之象,而琴底兩處楞角渾圓,減薄的特點十分明顯。護轸之間,鳳舌之下未見減薄迹象。池上刻草書“春雷”二字,池下刻大印一方,篆“蒼海龍吟”四字。

    “春雷”為古琴常用名,最為著名的是盛唐雷威所斫的“春雷”琴。雷威的“春雷”琴為北宋宣和百琴堂之首,入金後為明昌内府第一琴,金章宗用以殉葬,十八年後複出人間,毫發無損,選入元内府,爾後又被給耶律楚材,最後歸趙德潤所有。“春雷”琴在宋、金、元三代的流傳情形大緻如此。現存世的春雷琴:汪孟舒舊藏鳳勢式“春雷”琴、台北故宮博物院藏連珠式“春雷”琴、旅順博物館藏伏羲式“春雷”琴、上海博物館藏霹靂式“春雷”琴共4床。

    (文字撰稿:徐媛媛;攝影:李博)

  • 唐落霞式“彩鳳鳴岐”七弦琴

    琴長124.8厘米,隐間116.3厘米,額寬16.3厘米,肩寬18.8厘米,尾寬12.5厘米,厚5.4厘米。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琴體渾厚,背面微凸,鹿角灰胎,從琴面漆灰剝落處看,漆灰較厚。琴背以栗殼色原漆為主,間朱漆,琴面與側牆後加朱漆。琴背冰裂斷兼小流水斷,琴面斷紋隐約可見,在三、四、五徽部位,隐見類似梅花斷的小圓圈。長方形龍池鳳沼,池沼内側以木加厚,其厚1.5cm。納音寬而不高,中間部份微凹。龍池上方有“彩鳳鳴岐”琴名,另有楊宗稷的三段鑒藏贊美銘文圍繞龍池四周。龍池腹腔内有“大唐開元二年雷威制”題刻。雷家世代造琴,以雷威最為著名,傳說他的技藝受神人指點,無人能及。彩鳳鳴岐琴正是雷威的傑作。

    “彩鳳鳴岐”琴,系出名家,曆今千年,流傳有序。原為“定慎郡王舊藏百餘琴,庚子散失,此為第一,”後為民國琴學宗師楊宗稷收藏。此琴造型古樸、凝重,有鐘磬金石之聲,“一二弦如洪鐘,六七弦如金磬,四弦五徽以上如羯鼓”,并著錄于《琴學叢書》中,是楊宗稷“半百琴齋”中最珍愛的三張琴之一,給了它“聲音絕佳”、“可謂鳳毛麟角矣”等極高的評價。

  • 唐仲尼式“春雷秋籁”七弦琴

    琴長117.1厘米,隐間107.3厘米,額寬16.8厘米,肩寬17.4厘米,尾寬12厘米,厚5.2厘米。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琴通體黑漆,貝殼徽。琴聲透潤、均勻,“有大聲,一弦尤雄隽”。琴體窄且長,琴面弧度較大,略鼓狀。琴面因經整修,斷紋已不明顯,琴背密布細流水斷,琴表隐約可見小蛇腹斷。琴面嶽山内側向外倒題“春雷秋籁”篆書琴名,非常罕見。長方形龍池鳳沼較細長。

    龍池上方以隸書題有:“寂靜深宮二百年,朱弦錦𧝓欲成煙。何堪更谪人間世,輸與《幽蘭》絕調傳。”旁題行楷:“戊午五月得琴。嶽山内際向外倒題‘春雷秋籁’四篆書。池左倒題‘大唐興元元年宗室玄卿造’楷書一行。朱弦、彩穗、錦囊,觸手皆碎,相傳幽閉一室中二百餘年矣。因成一絕以緻慨雲。九疑山人楊宗稷自題于宣南舞胎仙館。” 旁钤篆書方印“時百所藏”。

    琴腹納音内側倒題“大唐興元元年宗室玄卿造”楷書一行。李勉(717-788),字玄卿,是唐代宗、德宗年間的宗室賢相。擅于制琴,以百納琴名聞天下,所斫“響泉、”“韻磬”為天下之寶。

  • 唐仲尼式“秋鴻”七弦琴

    琴長109.3厘米,隐間100.5厘米,額寬15.1厘米,肩寬17厘米,尾寬11.8厘米,厚5.3厘米。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琴通體黑漆間褐色,貝殼徽。琴體扁平、偏小,隐間較一般的琴短十一、二厘米,是方便于攜帶的膝琴。琴面遍布流水斷、小蛇腹斷和魚鱗斷,琴背滿布冰裂斷紋。琴背至轸池到焦尾遍布有唐、宋至明代的多款題刻。長方形龍池鳳沼,腔内木質發黑,極舊。

    龍池上方題大篆琴名“秋鴻”二字。龍池兩側小篆四行雲“泰山之桐高百尺,取彼孫枝堅且實。斫而為琴藏我室,厥音锵锵出金石,鼓之迮之加諸厀。”印方七分‘張印荀埶’四字。龍池下分書五行雲:‘歲古材良,形短聲長。其色寖黯,其文彌彰。撫便于膝,攜便于囊。愛爾小雅,偕我行藏。明萬曆癸未,新安潘緯識。’兩印方三分‘象安’二字,刻工極精。題名上接近轸池處,寬七分長寸五分小篆‘集海岱之良材’六字。雁足下至焦尾,楷書雲:‘此琴自唐麟德間家傳,至皇宋太平興國之五年重修,藏于百忍堂。’

    “秋鴻”琴制作工藝高超,斫制手法特殊,接過X光透視後,發現面闆是完整的整木,但在龍池、鳳沼對應位置的面闆處,挖了凹槽,以小塊木頭拼接鑲嵌而成。這種做法為百衲琴做法之一,為真百衲。“秋鴻”琴著錄于《琴學叢書》中,楊氏的評價“唐琴難得,孝友傳家之物尤其難得,當傳之子孫世以為寶”。

  • 唐仲尼式“來凰”七弦琴

    琴長120.4厘米,隐間110.7厘米,額寬5.8厘米,肩寬20.7厘米,尾寬13.5厘米,厚5.6厘米。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通體髹黑漆,發紫栗殼色,漆色沉穩古樸,純鹿角灰胎,灰胎較厚。斷紋自然而清晰,且極有規律,琴面和琴背密布冰裂紋斷、牛毛斷、龜背斷,八徽以下牛毛斷紋尤其明顯,側牆全無斷紋,可知其經過剖腹。長方形龍池、鳳沼。

    龍池上方有楊宗稷題名“來凰”,下有楷書題刻:“庚戌春予得鳴鳳,為怡府二十四琴齋物,後得卄餘琴,皆非其偶,惟此足以匹之,益征雷霄制赤城朱緻遠重修款非僞作,喜極,因以來凰名,銘曰,有鳳求偶兮,翺翔三年,良材邂逅兮,九德兼全,凰兮凰兮,天假之緣。壬子臘日九疑山人楊宗稷題于宣南後二十四琴齋”。楊氏認為此琴與得之于二十四琴齋的“鳴鳳”可相媲美,所以借樂府琴曲《鳳求凰》來命名此琴。

    龍池腹腔内有刻款:“雷霄制赤城朱緻遠重修”,鳳沼腹内有刻款:“清同治十二年嶽陽李綏複修”。雷霄,為唐代著名斫琴名匠,出自四川斫琴世家——雷家,與雷威為雷家斫琴第一代,為盛唐開元時期人。朱緻遠,浙江天台(古稱赤城)人,元朝著名斫琴家,與嚴清古、施溪雲齊名,其所斫之琴,大氣沉穩,渾圓中隐有唐風,為元琴之最精者,多署“赤城朱緻遠制”、“赤城慎齋朱緻遠”等。

  • 唐伶官式“谷應”七弦琴

    琴長124.5厘米,隐間114.2厘米,額寬19.3厘米,肩寬19.4厘米,尾寬13.7厘米,厚5.6厘米。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通體髹黑漆,純鹿角灰胎,通體小流水斷與牛毛斷。貝殼徽,其中第四徽以翡翠重補。琴首呈弧形,項斜收為内收大弧形,近肩處作内收小弧形一,肩自三徽起,腰在十徽處,為一内收小弧形的腰,雙足在九徽處。圓形池沼,龍池邊鑲有硬木邊。龍池鳳沼處可見六邊形木塊鑲嵌拼接,是為百衲之法。

    轸池下草書“谷應”琴名二字。龍池上方劉墉草書:“人迢迢乎,境寥寥乎,有聲遙遙乎,而獨不見之調調之刁刁乎。”右下方有“乙卯閏二月石庵題”落款,并有“劉墉之印”方印一枚。龍池下方中部“夢禅居士藏”,下有方印:“閑妙龛”。龍池下方左側篆書:“空谷足音兮,我思古人,情之怡兮,坐不可馳,與爾無間兮,朝夕于斯。”龍池下方右側隸書“解愠阜财”,下方另有小隸“李唐物,雷霄制。一千年,今何世?琴有知,應流涕,時百藏,慶佑識。”,有長方形“番禺陳氏”印。腹内面闆木色發黑,刻有正楷填朱砂款“雷霄制”。

    “石庵”即為劉墉也,為清乾隆時期著名的書法家、政治家。“夢禅居士”是清乾隆時期大學士永貴的長子瑛寶。“番禺陳氏”為楊宗稷當時的同僚廣東人陳慶佑。

  • 唐仲尼式“石上枯”銘七弦琴

    琴長123.6 厘米,額寬19.6厘米,肩寬 20厘米,尾寬 14厘米,高10.5厘米。

    秦秉年先生捐贈

    甯波博物館藏

    桐木面闆,紅木嶽山、承露、冠角、龍龈,采用麻布包裹琴背,批相當厚度的純鹿角霜灰層,黑漆,腹内側刻有行楷“唐開元二年雷霄斫”八字。琴身光澤柔和,發蛇腹斷、冰裂斷紋,龍池上方刻“石上枯”三字,鳳沼上有一篆印“楚園藏琴”,下方為“三唐琴榭”。“楚園藏琴”和“三唐琴榭”為清末收藏家劉世珩的别号,著名唐琴“九霄環佩”亦經其手。“石上枯”的記錄文獻有元代《西湖志》,清末民初楊時百《琴學随筆》。

    (文字撰寫:陳明良;攝影:李安甯)

  • 唐仲尼式“疏影”七弦琴

    琴長124.7厘米,隐間115.1厘米,額寬17.8厘米,肩寬18.9厘米,尾寬13.3厘米,厚5.2厘米。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通體髹黑漆,貝殼徽,以蛇腹間流水斷為主,略有梅花點斷。琴體寬大,棱角分明,嶽山較高。聲音松透、均勻。長方形龍池鳳沼。龍池上方下方均有題刻。腹内木質褐色,腹腔内無題款。

    此琴著錄于《琴學叢書》中,楊時百因琴上梅花斷甚衆,所以起名為“疏影”,并刻于轸池下。龍池上、下方和沼兩側均有楊氏題刻“證其為唐物”。龍池上方題有:“《嫏嬛記》:陳郡莊氏女每弄《梅花曲》,聞着皆雲有暗香,更以‘暗香’名琴。予琴有梅花斷紋甚夥,因以‘疏影’名之。”銘曰:“龍門之巅,孤山之側。合而為美,成此良質。香自聲生,影從香得。數點天心,愔愔其德。”時乙卯八月楊宗稷自題。

    龍池下方題刻:“‘疏影’以梅花斷得名。《洞天清錄》雲:‘梅花斷非千百載不能有’,因摹李陽冰題‘韻磬’字,仍刻沼旁,證其為唐物。‘韻磬’藏廬陵彭氏,予借彈數日,音韻亦與此相伯仲也。癸亥立秋日宗稷再識。”下印“半百琴齋”方印。鳳沼兩側陰刻有大篆各兩行:“萬念俱靜”、“八音克諧”,與該琴聲音松透、均勻的特征相應。

  • 五代-北宋鳳勢式“春雷”七弦琴

    琴長121.3厘米,隐間112.5厘米,額寬19.5厘米,肩寬21.8厘米,尾寬16厘米,厚5.5厘米。

    海上琴家吳金祥先生舊藏

    1960年入藏上海博物館

    霹靂式。琴面渾厚作半橢圓形,琴形寬厚,邊沿圓潤。琴面為杉木斫,木質蒼古。髹黑漆間栗殼色漆。修補缺損處現瓦灰胎。琴面發冰裂紋,底為蛇腹斷。骨徽。紫檀嶽、尾,足、轸為牙質。圓形池、沼,池徑7.3厘米,沼徑5.5厘米,并以竹材鑲邊,接口于左側。池沼内納音微隆。琴背龍池上方陰刻篆書“春雷”,池下方陰刻篆書“風雷月高”方印及“春華”圓印,均填朱漆。

    (文字撰稿:施遠; 攝影:上海博物館提供)

唐伏羲式“春雷”七弦琴

旅順博物館藏
 

唐落霞式“彩鳳鳴岐”七弦琴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唐仲尼式“春雷秋籁”七弦琴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唐仲尼式“秋鴻”七弦琴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唐仲尼式“來凰”七弦琴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唐伶官式“谷應”七弦琴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唐仲尼式“石上枯”銘七弦琴

秦秉年先生捐贈
甯波博物館藏

唐仲尼式“疏影”七弦琴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五代-北宋鳳勢式“春雷”七弦琴

海上琴家吳金祥先生舊藏
1960年入藏上海博物館

宋代是琴的時代。自宋太宗時,各代帝王均雅尚古琴,琴又被奉為禮典樂器,自上而下在士大夫中極為盛行,無不以能琴為榮。崇文抑武的國策下,文人大批入仕,文人琴達到高峰,他們以琴自娛,琴棋書畫成為他們日常的生活寫照,藏琴、鑒琴蔚然成風。斫琴技術在宋代基本完備與成熟,斫琴之風鼎盛,官斫野斫俱有,斫琴名家湧現,宋琴較唐琴扁平,題款漸多,文人氣息較濃。彈琴儀禮在宋代形成,以“琴有九德”作為琴聲評品标準得以确立,減字譜在南宋時定型。琴學理論有重大發展,《琴史》、《琴箋》等理論名著問世。琴派紛呈,琴僧活躍,南宋時“浙派”興起,這些都對元明清三代産生了深遠的影響。

  • 北宋仲尼式“衛中正制”七弦琴

    琴長117.4厘米,隐間109.7厘米,肩寬18.5厘米,尾寬13厘米,厚5.4厘米。

    20世紀60年代重慶市博物館收藏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琴面桐底梓,鹿角霜灰,通體髹栗殼色漆,漆面有修補痕。面漆蛇腹斷起劍鋒,底漆流水斷。長方形池沼,龍池21.7x2.2厘米,有貼格,納音微拱;鳳沼10.3x2.1厘米,有貼格,納音為長凹槽。蚌徽,檀木嶽山及琴尾附件,雁足底刻五瓣梅花形,帶絨剅角質轸七個,質呈紫色伴青白色半透明狀。龍池内納音左側陰刻楷書“宋慶曆道士衛中正制”。

    龍池内“衛中正制”刻款。衛中正,為道士,北宋慶曆(1041-1048)間的宮廷制琴高手。據記載,他曾奉旨斫“瓊響”琴,明王祎為此而作《瓊響操》,可見後人對衛中正所斫之琴的珍視。該琴是目前唯一存世的衛中正琴。

    (文字、攝影: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提供)

  • 北宋仲尼式七弦琴

    琴長121.6厘米,隐間112.5厘米,額寬16.5厘米,肩寬18.6厘米,尾寬13.5厘米,厚4.8厘米。

    朱家溍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琴體寬而扁,為典型的“宋扁”之琴。通體髹深褐色漆,杉木面闆,木質古舊、疏松。通體大蛇腹斷、小蛇腹斷間冰裂紋斷、流水斷。長方形龍池鳳沼,龍池細長,龍池鳳沼側面有弧度。腹内未見款。

  • 北宋仲尼式“松石間意”七弦琴

    琴長122.5厘米,隐間113.8厘米,肩寬19.2厘米,尾寬13.8厘米,肩厚5.3厘米,尾厚4.8厘米。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琴面桐底梓,鹿角霜灰,通體黑漆,光亮如新,發小蛇腹斷、流水斷和牛毛斷。池沼皆作長方形,有貼格,龍池21.9x2.4厘米,鳳沼10.6x2.3厘米。納音微拱。黃金徽,檀木嶽山及琴尾附件,七個和田玉轸和一對和田玉雁足為明代補配。琴底滿刻銘文,連琴名共有文字題刻十二則,印款一枚,是目前所見題刻數量最多的古琴。落款者多為宋、明、清著名文人,且以吳地文人為主,如蘇東坡、唐伯虎、祝允明、文徵明、沈周、文彭、王寵、石渠、陳庭鹭等。

    如此衆多的名家題詞聚集在一張琴上,這在古琴中頗為罕見。據其上“坡仙琴館”印章,此琴曾為蘇州怡園主人顧文彬(1811-1889年)所藏。琴體渾厚,制作精美,斷紋優美,題詠衆多,是古琴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文字、攝影: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提供)

  • 北宋伶官式“鳳鳴”七弦琴

    琴長127.7厘米,隐間117.7厘米,肩寬22.3厘米,尾寬15.4厘米,尾厚4.3厘米。

    1951年西南文化處移交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此琴木質面底皆桐。薄鹿角霜灰,通體髹黑漆,牛毛斷加流水斷。池沼皆為長圓形,有竹貼格。納音微拱,頂平。蚌徽,檀木嶽山及琴尾附件,冠角為後配;足池正當九徽處。此琴音質極佳。

    此琴曾經《今虞琴刊·古琴征訪錄》記載,時為袁鈞所藏。袁鈞字朗如,号十三琴齋主,四川仁壽人。

    (文字、攝影: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提供)

  • 北宋仲尼式“誦馀”七弦琴

    琴長122.9厘米,隐間114厘米,肩寬19.1厘米,尾寬13.9厘米,厚5.2厘米。

    四川博物院藏

    琴面桐底梓,鹿角灰胎,通體髹黑漆,琴面略呈弧形,細蛇腹斷間流水紋,螺钿徽,酸枝琴轸,木質雁足。此琴線條挺括,比例勻稱。琴背面首部陰刻篆文“誦馀”二字,龍池内右側刻楷書“靖康元年造”,左側刻“松弦館重修”。

    “靖康元年”是1126年,“靖康”(1126年-1127年4月)是宋欽宗的第一個年号,也是北宋的最後一個年号,1127年4月,宋欽宗向金投降,北宋國亡。“松弦館”是明代虞山派創始人嚴瀓(1547-1625)的代稱,“誦馀”琴在其手上得以重修。

    (文字撰寫:殷紅;攝影:陳成)

  • 南宋仲尼式“玉壺冰”七弦琴

    琴長119.1厘米,隐間110.3厘米,額寬17.8厘米,肩寬19.3厘米,尾寬13.3厘米,厚4.8厘米。

    紹興二年(1132)

    故宮博物院藏

    清宮舊藏。“玉壺冰”琴,仲尼式,桐木斫,黑漆,鹿角灰胎,蛇腹間流水斷。長方池沼,槽腹基本挖成方形。金徽,白玉足,檀木轸,檀木嶽尾。琴背銘刻,龍池上方刻小篆“玉壺冰”琴名,池内左右朱漆徑寸楷書“宋紹興二年,公路金遠制”。按紹興二年即1132年。 元周密《雲煙過眼錄》雲:“金公路,所謂金道者,紹興初人,琴薄而輕。”元陶宗儀《南村辍耕錄》亦有記載。現存“金遠款”的琴有兩張,一張是故宮博物院藏南宋仲尼式“玉壺冰”七弦琴,另一張是天津博物館藏南宋遞鐘式 “玉壺冰”七弦琴。兩琴雖琴式、漆色不同,然風格皆為琴體輕而薄,與周密的記載比較吻合。

    (文字撰稿:劉國梁;攝影:餘甯川和馮輝)

  • 南宋仲尼式“海月清輝”七弦琴

    琴長117.2厘米,隐間109.1厘米,額寬16.4厘米,肩寬18厘米,尾寬12.6厘米,厚5厘米。

    故宮博物院藏

    清宮舊藏。“海月清輝”琴,仲尼式,南宋制作,桐木斫,髹栗殼色漆,有朱漆修補。鹿角灰胎,牛毛斷、冰裂紋間梅花斷。長方池沼,金徽,青玉足,青白玉轸,紫檀嶽尾。琴背銘刻。龍池上方刻隸書填青“海月清輝”琴名,其下填朱方印“乾隆禦府珍藏”,池左右直抵雙足刻梁詩正、勵宗萬、陳邦彥、董邦達、汪由敦、張若霭、裘曰修琴銘,填以五色。

    琴銘

    瀛海兮澄鮮,辟月兮秋懸。想孤光之通印,拟逸韻之清圓。霏空露華濕,蕩影明珠拾。水仙操兮魚龍聽,伯牙歎兮成連迎。臣梁詩正。

    濤湧銀盤,涼生玉宇,濯冰壺而砭骨,引潛蛟使起舞。知音哉素娥,為一彈而再鼓。臣由敦。

    (文字撰稿:劉國梁;攝影:餘甯川和馮輝)

  • 南宋遞鐘式 “玉壺冰”七弦琴

    琴長123.9厘米,肩寬22厘米,尾寬15.1厘米

    天津博物館藏

    此琴為遞鐘式,鹿角灰胎,外髹朱漆,通身有蛇腹紋及冰斷紋,蚌徽。琴為無角圓頭,直項垂肩至三徽,腰作小型内收半月形,琴面弧度較平。龍池鳳沼均為長方形,龍池内有“金遠制”款,池上刻草書“玉壺冰”銘,其下刻篆文“紹興”(南宋高宗趙構年号)印。玉壺冰琴屬金遠一派的斫琴風格,該琴體薄且輕,是傳世南宋琴中的精品。

    (文字撰寫:嶽萌;攝影:靳挺)

  • 宋仲尼式“韻雪”七弦琴

    琴長123.8厘米,隐間113.3厘米,額寬17.5厘米,肩寬19.8厘米,尾寬13.3厘米,厚5.7厘米。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韻雪”琴,仲尼式,宋代。琴面深褐色透紅色,琴背深褐色。琴面、側牆無斷紋,琴背流水斷,還有分布不勻的魚鱗紋斷。轸池下篆書琴名“韻雪”,長方形龍池鳳沼,龍池上方钤有“松弦館珍玩”方印,龍池右側有嚴瀓題刻,池左有玉京道人題款。池内刻隸書兩行:“至德元載青蓮居士造”。沼上有楊時百題款。此琴著錄于《琴學叢書》中,楊氏評價“其聲音之妙,亦與‘鳴鳳’‘來凰’相伯仲”。

    嚴瀓(1547-1625),字道澈,号天池,江蘇常熟人,為宰相嚴讷之子,虞山派的創始人,著有《松弦館琴譜》和詩文集《雲松巢集》,被譽為“一代琴宗”,為明清時期影響最大的琴家。“松弦館”為嚴瀓在家鄉常熟所築的小園之名,“天池山樵”為嚴瀓的自署名。

    卞賽,“玉京道人”為其自号,工書畫,尤精于小楷,擅長畫蘭花,又善于彈琴,指法精妙,文學修養和藝術造詣極高。她與明末清初著名文學家吳梅村之間有過一段凄美無比的愛情,吳梅村有《作聽女道士卞玉京彈琴歌》贈之。

  • 宋連珠式“飛龍”七弦琴

    琴長122厘米,隐間長113厘米,額寬19.5厘米,肩寬23厘米,尾寬16厘米,厚4.5厘米。

    1953年皖北文管會移交

    安徽博物院藏

    琴為桐木斫,鹿角霜間八寶灰,朱漆重髹,蛇腹間流水斷。龍池、鳳沼呈圓形,龍池上方刻草書“飛龍”二字已為朱漆所掩,但痕迹仍清晰可辨。池之兩旁刻長銘并跋,刀口顯露,為重漆後所刻,下刻扁方章一,篆“壽田”兩字。池内左右刻倒題腹款楷書兩行“大口口口五年葉介福重斫口”。

    斫琴師葉介福,四川成都人,此琴重髹時間應早于同治時期。後人恐腹中刻款被誤認為是制琴年款,故将年号挖去。

    池之兩旁:“連珠先生,創為此形。金玉其音,空谷遐心。中有鞠通,于千百齡。接踵匏巴,方軌師文。牙期口昔,嵇阮匪今。我欲從之,以思古人,而懷我好音。永以為寶,世世子孫。琴有連珠式,隋逸土李疑作,世稱連珠先生是也。餘遊成都,薄值購獲,狂喜屢日,因為銘以志其幸。同治元年歲在壬戌之秋,長沙陸長森壽田氏跋并書。”

    (文字撰稿:吳豔;攝影:董建國)

  • 宋仲尼式“醉玉”七弦琴

    琴長119.4厘米,肩寬20.1厘米,尾寬13.4厘米。

    四川博物院藏

    此琴面桐底梓,鹿角灰胎,通體髹栗殼色漆,有大塊黃色斑紋,隐現流水斷紋,白玉十三徽,嶽山、承露、龍龈及焦尾等處均用白玉鑲嵌,岫玉琴轸。龍池腹腔内左側陰刻行書款“雍熙甲申春正月人日制”,背面項部居中陰刻行書“醉玉”二字,其右側陰刻楷書銘文“宋雍熙雅器”,其左側陰刻楷書“雪琴仙館藏”。“雪琴仙館”為近現代蜀派琴家裴鐵俠之齋号。

    (文字撰寫:殷紅;攝影:陳成)

  • 宋仲尼式“号鐘”七弦琴

    琴長119厘米,隐間100.3厘米,額寬17.7厘米,肩寬18.8厘米,尾寬13.3厘米,厚4.2厘米。

    浙江省博物館藏

    琴體扁薄,琴面平整,低頭2-3毫米,嶽山較低。木質很舊。通體髹黑漆,琴面、底現規律的大蛇腹斷紋,非常明顯。音量大,發聲寬宏。轸池下隸書琴名“号鐘”。長方形龍池鳳沼。龍池下刻隸書款“東山之桐,西山之梓,合而為一,垂千萬古”,落款“疊山氏識”。

    “疊山氏識”為謝枋得之号。謝枋得(1226-1289),字君直,号疊山,南宋末年大臣。為人忠直,與文天祥同科進士,譽為“二山”。南宋滅亡後,守懷抱節,1289年絕食殉國于元大都憫忠寺。

    “号鐘”為我國古代四大名琴之一,屢見于典籍,為周代名琴,為俞伯牙所操缦之琴,後歸于齊桓公。“号鐘”其意形容琴聲如鐘聲般洪亮,令人震耳欲聾。用“号鐘”來命名的古琴較多,存世的有:私人藏南宋仲尼式“号鐘”琴(見于《古琴紀事圖錄》)、故宮博物院藏明仲尼式 “音朗號鐘” 銅琴、中國藝術研究院藏明初仲尼式琴“小遞鐘”和浙博收藏的這床“号鐘”琴。

北宋仲尼式“衛中正制”七弦琴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北宋仲尼式七弦琴
 

朱家溍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北宋仲尼式“松石間意”七弦琴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北宋伶官式“鳳鳴”七弦琴

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藏

北宋仲尼式“誦馀”七弦琴

四川博物院藏

南宋仲尼式“玉壺冰”七弦琴

故宮博物院藏

南宋仲尼式“海月清輝”七弦琴

故宮博物院藏

南宋遞鐘式 “玉壺冰”七弦琴

天津博物館藏

宋仲尼式“韻雪”七弦琴

1953年徐聖禅後人捐贈
浙江省博物館藏

宋連珠式“飛龍”七弦琴

1953年皖北文管會移交
安徽博物院藏

宋仲尼式“醉玉”七弦琴

四川博物院藏

宋仲尼式“号鐘”七弦琴

浙江省博物館藏

丁承運

《流水》

李明忠

《春江花月夜》

劉善教

《平沙落雁》

李鳳雲、王建欣

《疏影》(琴箫合奏)

徐君躍

《滄江夜雨》

喬珊、鄭濟民

《钗頭鳳》(琴歌與橫箫)

蘇思棣

《潇湘水雲》

李鳳雲

《廣陵散》

龔一

《平沙落雁》

王建欣(主持人)

天津音樂學院教授

王建欣

天津音樂學院教授,音樂學系主任

丁承運

《流水》

丁承運,武漢音樂學院教授,中國昆劇古琴研究會古琴專業委員會主任,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古琴藝術代表性傳承人。丁承運是享譽國内外的文化學者,著名琴家。當代琴學泰鬥與領軍人物。自幼熱愛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古琴師承顧梅羹與張子謙先生,治琴學凡六十年。其琴風蒼古遒逸,儒雅蘊籍,氣象高遠,一派靈機,運指如行雲流水,于中正和平中寓雄渾磅礴之氣。是集學者、演奏家為一身的當代最具創造力的古琴藝術家。

李明忠

《春江花月夜》

鎮江夢溪琴社社長,2009年6月被文化部命名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古琴藝術(梅庵琴派)代表性傳承人。中國樂器協會古琴學術委員會副會長,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東南大學教育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基地古琴項目專家、江蘇科技大學兼職教授、湖州師範學院藝術學院客座教授,紫金文創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委員。自幼學琴于父親——上海音樂學院古琴大家劉景韶,并得到南京藝術學院程午加教授指導。出版古琴CD專輯《陣雁排空》等 ,論文發表于《音樂研究》等刊物。

曾出訪港台、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德國、法國等地演奏古琴。是集古琴演奏、教學、研究、制作、修複、鑒賞與收藏等多領域的古琴藝術家,是中國政府向聯合國申遺報告書中所列項目保護專家十名成員之一。

劉善教

《平沙落雁》

天津音樂學院教授,1985年畢業于天津音樂學院并留校任教至今。1987年拜張子謙先生為師,深得廣陵琴派精髓。并師從陳重、李祥霆、許健、李允中諸先生。曾出版《廣陵琴韻》、《箫聲琴韻》、《梅梢月》、《南風》以及《李鳳雲王建欣琴箫埙音樂會》等個人專輯數張;出版教材《古琴三十課》,打譜《頤真》、《梅梢月》、《離騷》、《玄默》、《山中思友人》、《普安咒》等十餘首琴曲以及三十餘首琴歌,并發表多篇學術論文。

李鳳雲、王建欣

《疏影》(琴箫合奏)

1935年出生于蘇州書香門第,1953年從查阜西、吳景略學琴。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1992年獲國務院專家特殊津貼,2010年評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古琴藝術)代表性傳承人。吳氏曾先後應邀在美、法、德十多個國家講學或舉辦演奏會,并在香港文化中心、北京國家大劇院及中山公園音樂堂等舉辦古琴獨奏會。2013年獲第二屆中華非遺傳承人薪傳獎,2014年《山居吟》獲第24屆金曲獎之最佳傳統音樂诠釋獎。

徐君躍

《滄江夜雨》

祖籍北京,陝西省藝術研究院研究員,西安音樂學院特聘研究員。上世紀70年代初開始研制、創制仲尼、伏羲、蕉葉等數十種不同制式“百衲琴”。曾應中國藝術研究院音樂研究所(1999年)、浙江省博物館(2009年)、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2010年)、浙江省海鹽縣博物館(2015年)之邀,主持斷代鑒定、髹飾修複唐、宋、元、明、清傳世古琴“鳴鳳”“真趣”“彩鳳鳴岐”“疏影”“襄”(印)“慎庵居士義陽朱志遠制”(款)等以及私人藏琴共百餘張。

打譜整理傳世輯錄琴曲《秋鴻》、《楚歌》、《離騷》等。移植《二泉映月》、《塞上曲》、《餓馬搖鈴》、《春江花月夜》等作品為古琴曲目。為唐代詩詞譜曲創作琴歌《憶秦娥》、《别董大》、《晚春》、《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等。出版《秋鴻》、《平沙落雁》、《離騷》、《楚歌》、《朱遠琴聲》古琴專輯。

曾應邀赴德國、香港、台灣以及海内外地區講學、舉辦古琴音樂會。出版專着《中國琴學》,發表論文《中國琴學與中國傳統哲學》《斫琴随筆》《絲弦的存在和使用對傳世古琴的特殊意義》《略述館藏傳世古琴修複與養護建議》等。

喬珊、鄭濟民

《钗頭鳳》(琴歌與橫箫)

香港琴人,早年曾随黃權先生習箫笛,1981年起随蔡德允女士研習琴樂,近年又随蔡昌壽先生斫制琴器。多年來有關古琴之活動如琴學研究、打譜、斫琴等均有涉獵,亦常有演奏、講座、示範、教學等活動。曾參與策劃《清角遺音》與《海天秋月》古琴文化展覽。亦曾在中、港、台、日、歐、美等多地作古琴演奏。

參與錄音出版光盤有《中國古琴名家名曲》、《琴韻缤紛》、《古琴荟珍》、《姜白石詞拟唱》、《清音重聞》古琴篇、《宋韻遺珍-白石道人歌曲重構》等。個人古琴專輯有2007年于瑞士出版以自斫琴《逍遙》錄制之《漁樵問答》(The Fisherman and the Woodcutter)、2010年由雨果公司出版以同名宋琴錄制之《太古聲》、2019年再由雨果公司出版以宋琴“太古聲”及自斲琴“清泠”錄制之《太古清音》。其中《漁樵問答》并于出版同年獲法國查理.科魯斯頒發《心弦》獎。

蘇思棣

《潇湘水雲》

1985年畢業于中國音樂學院古琴專業,師從于古琴大師管平湖的嫡傳弟子王迪,深得管派古琴藝術的精髓。任國際中國音樂家聯合會副主席、國際古琴學會會長。代表作品有:古琴曲《離騷》、《流水》、《廣陵散》等。

多年來努力鑽研琴歌的演唱藝術,代表作琴歌《胡笳十八拍》、《陽關三疊、《钗頭鳳》等。自1987年,在北京音樂廳成功舉辦“喬珊古琴獨奏音樂會”開始,緻力于在海内外推廣和傳播古琴藝術。先後和中國中央樂團、香港中樂團,新加坡華樂團、台灣高雄國樂團等合作演出。曾出訪二十多個國家,成功地舉辦多場古琴獨奏、協奏音樂會。2005年,在奧地利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古琴與中國民族管弦樂作品《琴詠春秋》。

2008年從加拿大回國開始古琴教學和演出工作。在上海成立了“喬珊古琴藝術中心”,培養了一批年輕古琴教師,傳承和傳播管派古琴藝術、琴歌藝術。發起三屆“平湖杯”古琴藝術展演和首屆“琴歌詩詞”藝術展演,擔任藝術總監。2017年,編著出版《管平湖古琴曲譜集》。

李鳳雲

《廣陵散》

生于古琴世家,祖父徐元白和父親徐匡華為著名浙派琴家。中國音樂學院古琴碩士。古琴學習先後求學于祖母黃雪輝、父親徐匡華、琴家龔一、姚丙炎、吳文光。現為浙江音樂學院碩士生導師、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浙派古琴代表性傳承人。任中國樂器協會古琴學術委員會會長 、西湖琴社社長、G20及杭州城市宣傳片形象代表、杭州市南宋文化傳播大使、中國樂器協會民族器樂文化專業委員會副會長 、浙江省音樂家協會理事、浙江音樂家協會古琴專業委員會會長、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澳大利亞中國琴會名譽主席、杭州市上城區文聯副主席、浙江省中國文化研究會藝術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全國社會藝術水平考級考官、洛陽師範學院音樂學院客座教授、浙江圖書館文瀾講壇客座教授。

龔一

《平沙落雁》

龔一自1957年至1966年就讀于上海音樂學院古琴專業。後曾在上海電影樂團、上海樂團(上海交響樂團的前身)及上海民族樂團任職。1979年始受邀上海音樂學院任教。1985年—1991年曾任上海民族樂團團長。龔一注意原理及實用性的古琴教學,他教授過的多名學生現已為多所音樂學院的教師及多地代表性的琴家。曾在海外多地舉行過個人獨奏音樂會及專題講演。曾出版個人專着《古琴演奏法》、《古琴新譜》、《學琴入門》、《琴樂探微——龔一古琴六十年供奉》(DVD教學片)及二十張CD專輯。其中有獲中國金唱片獎、2012年度最佳唱片獎、2013年最佳古琴演奏獎。曾發表專業文論五十餘篇。現為上海民族樂團一級演奏員、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古琴藝術)代表性傳承人。

展廳位置

浙江省博物館武林館區地下一層展廳
西湖文化廣場E區
周一閉館,法定節假日除外
周二至周日 9:00——17:00
16:30 觀衆停止入場。

音樂會位置

杭州劇院
武林廣場29号
2019年9月17日 19:30

展廳位置

浙江省博物館武林館區地下一層展廳
西湖文化廣場E區
周一閉館,法定節假日除外
周二至周日 9:00——17:00
16:30 觀衆停止入場。

音樂會位置

杭州劇院
武林廣場29号
2019年9月17日 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