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同輝·南宋金銀貨币精華展

展覽時間:2019-09-10—2019-11-24展覽地點:孤山館區精品館

南宋,一個在北宋滅亡之後,由趙宋皇族避難于江南而建立起來的政權。 在失去廣闊土地,

失去豐富财源之後,幾經輾轉,幾經磨難,最終定都臨安。經過9 位皇帝150 多年的穩定發展,南宋在政治、文化、經濟等方面都有了蓬勃的發展,出現了民和俗靜、家給人足、牛馬遍野、糧食豐收、民生富庶、安居樂業的繁榮景象。同時,開放的政策使海外貿易也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日本、高麗以及東南亞、南亞、西亞的商船紛紛來到廣州、泉州、明州等重要港口進行貿易。南宋京城臨安不僅是南宋政府政治、文化、經濟的中心,更是四海商賈雲集的重要都城,成為“暖風吹得遊人醉”的人間天堂。

南宋金銀貨币主要是20 世紀50 年代以後在中國大陸發現的古代金銀貨币新品種。1955 年湖北黃石市出土了銀铤窖藏,1956 年杭州火車站附近出土6 件金铤,之後,又陸續在浙江杭州、湖州、溫州,安徽六安,河南方城,江蘇溧陽,湖北黃石、蕲春,四川雙流,江蘇南京等地有大量出土。據不完全統計,總數達千件以上,其中有金铤、金牌、金頁和各種各樣銘文的大小銀铤。從目前已發現的金銀貨币上看,其種類和數量遠遠超過了前代,且形态多樣。

南宋定都臨安後,城區人口迅速增加,各種消費品需求擴大,不僅促使商業經濟的繁榮,還促進了貨币形式的多樣化。除紙币與銅鐵錢等重要通貨外,貴金屬黃金白銀也作為政府的基本财富,在國家稅收、專賣制度、海外貿易、地方政府上供、大宗商業貿易等方面都發揮重要的作用。南宋金銀貨币的出現,與京城臨安禦的上百家金銀鹽鈔交引鋪大有關系。吳自牧《夢粱錄》卷十三《鋪席》:“杭州大街,自和甯門杈子外,一直至朝天門外清和坊。南至南瓦子北,謂之‘界北’。中瓦子前,謂之‘五花兒中心’。自五間樓北,至官巷南街,兩行多是金銀鹽鈔引交易鋪。門列金銀及現錢,謂之看垛錢,此錢備準榷貨務算請鹽鈔引。諸作打及爐鞲。”這些金銀交引鋪打造的金銀貨币上大多都钤有各種戳記,内容主要有“京銷铤銀”或“京銷銀”、重量、金銀鋪名、金銀鋪主人或金銀匠名,與之相伴的還有臨安的街巷名、橋梁名和街區方位名的戳記,顯示該金銀鋪大緻位置。現已發現臨安地名有霸北街西、霸北街東、霸南街西、霸南街東、霸東街南、霸西、市西、鐵線巷、柴木巷、水巷裡角、貓兒橋東、跨浦橋北、 朝天門裡、 清河坊北、都稅務前、霸頭裡角、街東橋西、街東面西、薦橋北街東、官巷前街、保佑坊南等,足以印證了文獻史料的記載。值得注意的是,宋代國家财政收入主要是通過田賦、徭役、地方的上供、政府控制的專賣品收入、各項賦稅完成的。而這些财富有很大一部分是折成金銀上供朝廷,這就促使京城以及外省的金銀鋪業迅速發展,大量打造金銀铤等才能滿足市場的需要。因此,南宋金銀交引鋪的經營範圍在保留前朝金銀鋪的各項業務的基礎上新增了兌換政府專賣品鈔引的經營業務,也就是說其業務範圍主要有鈔引的買賣、金銀貨币的買賣和兌換、金銀器飾及金銀铤等的打造等。因此,通過對南宋金銀貨币的研究和展示,可以認識到這些看似尋常的南宋金銀貨币的背後卻隐藏了南宋京城臨安鑄造金銀及政府商民使用金銀的許多秘密,從商業經濟的角度印證了京城臨安的繁盛。

浙江省博物館地處南宋故都,一直注重收藏和研究南宋金銀貨币,其中1956 年杭州火車站附近出土的金铤、1988 年長明寺巷出土的金牌、1999 年西湖大道出土的金铤等都是南宋金銀貨币中的精品,也是我館館藏的一大特色。本次展覽共有展品400件左右,展品來自于本館和其他博物館的館藏、及其中國錢币學會金銀貨币專業委員會部分會員的藏品,還有南宋沉船南海一号出水的金銀貨币。這是一次南宋金銀貨币的集中展出,相信展覽會讓更多的人透過金銀貨币了解京城臨安的富庶和繁華,感受那段逝去的曆史。


展品展示

肇慶府淳祐四年綱銀十二兩半銀铤

年代:南宋

尺寸:


    戳記:霸北街西 舊日韓陳張二郎 重拾貳兩半

    刻字:肇慶府淳祐四年押綱李達銀匠謝達監官


展廳位置

孤山館--精品館